快捷搜索:  

体育直播免费课程-再探讨---由斗鱼和耀宇的版权纠纷所想到的

广告

  

体育直播免费课程-再探讨---由斗鱼和耀宇的版权纠纷所想到的

  15年Dota2亚洲邀请赛,耀宇(MarsTV)从Dota2中国区代理商完美手里购买了独家视频转播权;而Dota2的客户端内置比赛观战系统,斗鱼的主播利用Dota2客户端的这个功能获取了比赛的画面,然后自己主持,进而实现了直播亚洲邀请赛的效果;所以耀宇上诉,告斗鱼侵权。

  对于熟悉电竞行业的朋友来说,这个案件的结局大家应该都可以猜想的到,斗鱼很大情况下会败诉;但我今天看了最后的裁决文件发现,虽然斗鱼是败诉了,但裁决的过程、原因以及原被告双方的角色定位其实都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简单;或者换句话说,这个案子的裁定过程可以被看做是在我国现有法律条件下,关于游戏直播版权隶属关系的又一次探讨。

  1、15年的案子,当时就有一审结果,今天的新闻是二审,二审维持一审结果;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网络用户仅能在斗鱼公司直播的特定时间段内观看正在进行的涉案赛事,耀宇公司主张被侵害的视频转播权既不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亦不属于其他法定的著作权权利,且

  ,故耀宇公司关于斗鱼公司侵害其著作权的主张不能成立,但认定斗鱼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遂判决其承担消除影响、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110万元。

  这一条可以下一个看上去很荒谬的结论:游戏比赛的内容本身在我国法律框架下,既不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范畴,也不属于著作权,自然而然也就没有了『侵权』这么一说,所以一审判决最后给斗鱼定的是『不正当竞争』;

  但是这个『不属于』只是针对耀宇的,而我们再多想下,如果原告是完美公司而不是耀宇的话,那这个前提还存在么?

  客户端截取比赛画面,然后将画面转给观看玩家,并配上自己平台的解说和配乐

  ”的模式,游戏厂商对此亦未提过异议。本案所涉游戏客户端并无任何禁止截取画面转播的提示,根据法无明文规定不可为即可为的民法原则,斗鱼公司的行为本质上是对涉案赛事进行报道,该行为没有超出游戏客户端旁观者的合理使用范围。

  所以斗鱼的辩解和我上面说的情况相关联,毕竟原告不是完美而是耀宇,完美都没说什么呢,你耀宇就也没什么理由来告我了。至少在现在这个时点,大部分的竞技类游戏厂商更多时候从拓展用户规模的角度考虑不会明确的禁止这样的『主播』形式。

  斗鱼公司未对涉案赛事的组织运营进行任何投入,也未取得视频转播权的许可,却免费坐享耀宇公司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组织运营的赛事所产生的商业成果,为自己谋取商业利益和竞争优势,其实际上是一种“搭便车”行为,夺取了原本属于耀宇公司的观众数量,导致其网站流量严重分流,影响其广告收益能力,损害其商业机会和竞争优势,弱化其网络直播平台的增值力。

  这里出现了我对此案的一个巨大疑虑,法院认定斗鱼不正当竞争的基础是斗鱼没投入,而耀宇投入到了赛事运营上……

  熟悉耀宇的朋友应该知道这家公司业务是分两块的:火猫和MarsTV;火猫是直播平台,MarsTV是赛事组织。而在亚洲邀请赛这件事情上,完美是主办方、MarsTV是承办方,火猫是播出方。

  所以我们做个假设,假如今天耀宇只有火猫这个直播平台,然后仅仅是从完美那买了亚洲邀请赛的直播权,而比赛本身的承办方是一个不相关的第三方公司;然后斗鱼盗播了比赛,耀宇也就是火猫再去告斗鱼,判决结果还会是这样的么?我猜想可能会不一样,因为按照二审的说法,火猫并没有参与赛事本身的运营而也仅仅是从厂商购买了直播权,而入我上面第一点描述的,这个直播权在我国现有法律条件下,对于火猫来说既不是网络传播权范畴也不是著作权范畴。

  4、我又想到了当年Twitch上有个用户通过LOL的OB功能直播Faker的游戏内容,然后当时Faker所在的韩国直播平台Azubu告这个用户侵权;可最后的结果是Riot Games出面,其创始人Marc Merrill表态:

  也就是说,Riot Games表示这个直播内容的版权是属于Riot Games的而非任何一家直播平台;但这件事情目前看上去是Riot Games的倾向,至少这个版权的隶属在法律层面还是灰色的。

  5、很多人问我电竞和传统体育的区别,我总会说任何一款电竞游戏最后都一定是有一个『爸爸』存在的,也就是游戏厂商;在直播版权这件事情上,似乎也是这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